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动态 > 逼出来的绿色有机茶叶之路
逼出来的绿色有机茶叶之路
日期:2019-08-12作者:来源:福鼎新闻网

好山好水出好茶。随着公众对舌尖上的安全的高度重视,越来越多的茶企、茶农转变观念,往生态化、品质化、效益化的路子上探索转型。
从市区车行1小时30分至佳阳天湖山海拔近1000米处,触目所及的是恒春源的有机白茶基地,这里是恒春源倾力近10年的时间打造的1000多亩有机茶园基地。
恒春源茶业董事长何孟生说:茶叶是有灵魂的,不但茶园的环境要干净,种茶人的心灵也要干净,才能做出一杯干净的茶。恒春源不仅想做高品质的有机茶,更想通过茶向人们传递出干净、健康、平衡的生活理念!
一片茶叶撬动一个大产业。对我市而言,茶产业已成为眼下全市三分之二人口的致富门路,更成为乡村产业振兴的支柱产业,茶农从2005年每亩茶园收入不到3000元,2018年每亩茶园收入突破1.5万元。
以茶富农、以茶兴业。几代茶人的不懈努力,让福鼎白茶产业走出了一条产业富农、乡村振兴的坚实路径,也完美地诠释了美丽乡村建设的内涵:生态美、生活美、人文美、特色美、和谐美。
生态机缘赢生机
佳阳畲族乡周山村的天湖山茶叶基地,一片绿意盎然,仲夏雨后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和茶叶的清香。恒源春茶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孟生边走边说:这垄垄茶树,这片片茶园,可以说是逼出来的。
五十开外的何孟生,与茶叶结缘已久。早在1998年,从闽东啤酒厂辞职的他开始经销茶叶。多年用心经营使得家族企业硕果累累,在全国各地开设营销网点30多个,茶叶生意的触角更是从全国向欧美延伸。
然而,2003年,一批发往德国的茶叶让何孟生很是受伤。一个集装箱的茶叶,量比较大,简单开箱看了下就发出去了。何孟生惭愧地说,因为没有认真检查,导致整批茶叶中有一半是劣质茶,不仅亏了钱,也影响了声誉。生意越做越大,如何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转眼到了2006年清明节,何孟生在考察中,沿路看到天湖山荒芜茶山上的一株株老白茶树,在荒草掩映中长出了嫩绿的芽。
这不就是现成的茶叶基地吗?
据了解,这些老白茶树是19581983年种植的,属于当地政府集体所有。随着城镇化发展步伐的推进,村人逐渐到大城市谋生,成片的白茶树无人打理,渐渐荒芜,处于野生状态。这些老茶树,就像是藏在深山里的生态宝藏,若能好好地挖掘,价值将不可估量!
何孟生立即回城成立了恒源春茶业有限公司。那年夏天,顶着烈日酷暑,何孟生多次与当地政府沟通,最终承租了100多亩老茶树,租期20年,并同步建设了一个标准化茶叶加工厂。
就这样,何孟生到天湖山里当起了茶农。
茶园里能看到广泛分布的细密蜘蛛网,说明这里的生态环境好。何孟生自豪地说,我们很大方的,部分茶叶被虫吃了也没关系,虫子最终被鸟吃了,又变成了粪便成为茶树的养料,这就是生态链。这里生产的茶,可以放心喝!
人工捉虫是每年3月、9月及其它虫子明显多起来时候恒春源的固定举措。有一年虫害特别严重,何孟生发动了全员手工捉虫,从31日到31日,一共捉了700多万条虫子,平均每天捉虫20多万条。
严格把关促升级
公司、基地、生产线都有了,要生产什么样的茶叶呢?
何孟生想起曾经某企业因为耍小聪明带来的教训。2006年,浙江市场监管局例行执法,抽检何某公司经销的茶叶。当时这家企业想着只是一次例行检查,拿好的茶叶去检测太浪费,于是脑袋瓜一热,就把用来泡脚的茶叶包送去检测。何孟生说,未曾想到送检的茶叶农残严重超标,面临高额罚款。
不管茶叶是不是用来喝的,有农残就是对消费者的不负责任。这家企业的教训在何孟生心中留下深深烙印,让他坚定了要生产最好的茶的信念。
恒源春的基地基本上都处在海拔600—1000多米高的山上,常年云雾缭绕,土壤肥沃、植被丰富,昼夜温差大,又因为霜冻期长而将病虫害对茶树的侵蚀降到最低限度,这种环境生长的茶树,十分适合做高品质的有机茶。何孟生介绍。
有机茶园的栽培成本相当高,无论是生产成本还是时间成本。何孟生算了一笔账,有机茶园土地新开发时,为让土地肥沃,得先施有机肥料,让其在土壤里发酵一年,这就像建楼房的楼基,而有机茶园的楼基搭建除了需要高昂的有机肥料投入,还需要一年时间的投入,这两项成本都非常高昂,等茶树下地后,只能施用有机肥和农家肥,这些肥料价格是普通肥料的五倍,何孟生粗略算过,一亩有机茶园的栽培成本为8000多元,相当于普通茶园的五至六倍,尽管有机茶园成本高昂,产量却仅是普通茶园的三分之一,普通茶园施用普通肥料,激素水平肯定高于有机肥和农家肥,茶树也生产得快,同龄茶树,有机茶树要小于普通茶树,因此,有机茶庄园的成本相当于普通茶园十几倍。
为此,何孟生严把茶园的管理关和生产关,从源头加强茶叶品质管控。
基地施肥从来不用化学肥料,而是用从周边村庄购买来的兔粪、羊粪。除虫时期,绝不打农药,采用人工除草或者使用黏虫板。何孟生说,更严格的是,恒源春的茶园绝不允许汽车驶入,避免汽车尾气带来二次污染。茶叶加工时节,对加工厂周边有除草杀虫需要的村民,由恒源春安排员工帮助他们除草、灭虫,以确保生产出来的茶叶不因空气中飘荡的除草剂、杀虫剂而受到污染,保证茶叶农药零残留。
绿色协议改观念
严苛的管控让茶叶的品质得到有效保证。从2015年开始,连续三年,恒源春茶业都将公司生产的白毫银针、白牡丹送到欧盟进行农药残留检测,307个检测项目均符合要求,许多农残项目检测结果为0
而作为一家拥有独立出口权的企业,恒源春茶业时不时还会迎来不打招呼就上门的特殊客人公司每次被抽查的出口白茶经宁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检测,13个检测项目都符合标准限量要求。何孟生略显骄傲地说。
绿色有机之路,还得结伴同行。恒源春公司与当地茶农签订了绿色协议,对符合公司统一管理标准不施化肥、不打农药、不喷除草剂的茶叶,予以高价收购。何孟生说:今年茶青收购价最高达到120元一斤,远高于周边乡村。
在恒源春的带动下,原本只有300多亩茶园的周山村,现在发展有1000多亩高品质茶园基地。看到生态茶青价格这么高,其引发蝴蝶效应,让附近村庄的茶农也有了生态理念,慢慢告别了靠化肥、农药生产的不良习惯,佳阳全乡1多万亩茶园,正朝着生态种植基地化迈进。
今年,福鼎实现50%茶园基地化,力争未来2—3年内全市基本实现茶园基地化管理。推进茶叶有机肥替代化肥及绿色防控工作,全面禁止使用除草剂,实行全国首例茶青凭证交易制度。引导龙头企业进驻重点产茶村,开展村企合作,加强基地建设、生产管理和科技指导,建设生态茶园示范村。